<form id="btllh"></form>
    <noframes id="btllh">
    <address id="btllh"></address>

    <noframes id="btllh">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2019年To B的******槍,在外賣行業打響

        接近6年的外賣苦戰之后,外賣行業在To B的大潮中,將戰場轉移到了爭奪B端商家的新領域。

        6年時間,外賣從單日幾萬單到如今的三四千萬單,有了幾百倍的增長,如今,一個圍繞外賣行業的經濟體已經形成。

        當C端市場份額相對穩定后,落后的餓了么開始了新動作。1月初,口碑與餓了么宣布,未來一年將賦能100萬本地生活服務商家實現數字化升級,為100萬商家新上線連接互聯網,推動100萬新就業。

        1月23日,美團外賣宣布,2019年將投入110億助力商家升級。資金將主要用于4個大方向,行業大營銷計劃、全面數字化升級、深入供應鏈服務和先鋒商戶獎勵政策。

        激戰多年的對手,突然調頭轉向了商家。對餓了么來說,這是其追趕美團外賣的新機會,也是***后的機會。但對美團外賣來說,這是其進一步擴大******優勢,形成更穩定的業務閉環的機會。

         

        01

        在槍聲響起之前,時鐘先撥回到2012年,從千團大戰中勝利的美團,開始思考孵化新產品的可能,美團聯合創始人王慧文帶領一個十來人的小團隊成立新產品部,半年間嘗試了CRM、商家WIFI、ERP、智能收銀POS機等項目,毫無疑問,這都是服務于商家的ToB業務。

        偶然的機會,美團開始重新評估外賣業務——在這之前他們探索過外賣業務,當時很多人做外賣并不成功,他們也沒有下手,但到了2013年,美團看到外賣市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有了新的可能。

        2013年9月,美團外賣立項,經過初期的探索試驗之后,一次性進駐了30個城市,其中18個是餓了么的空白市場。此后五年,美團和餓了么之間堪稱生死戰,兩家之間亦步亦趨,態勢膠著。

        ***終結果2018年揭曉——餓了么的市場份額由高峰時的一家獨大減少至約40%,而美團一路將自己的市場份額由0拉升至60%左右。2018年4月,餓了么被阿里收購,美團在2018年9月上市,如果這是一場一對一的比賽,王興和美團贏了。

        2018年9月,美團在港交所上市

        但是在鏖戰的五年里,雙方共同培育了一個外賣產業。無論從何種角度敘述,競爭都是教育和培養用戶******方式,美團和餓了么競爭***激烈的時候,甚至出現了滿25元減24元的補貼,用戶在這樣的競爭之下逐漸感知、接受乃至依賴這種生活方式。美團在2019年1月披露的***新數據顯示,2018年美團外賣日訂單量已經突破2400萬,有3億多消費者使用美團外賣點餐。

        這場深入到社會毛細血管的戰爭,對于餐飲業態改變也是巨大的,對于傳統餐飲業來說,******重要的就是“location、location、location”,但是外賣成為主流生活方式之后,再小再偏遠的店面也能夠獲得生意,交易場景虛擬化,讓餐飲業“店鋪小型化、菜品精致化”。而對于原本要支付高額房租的業主來說,在讓渡一部分利潤的情況下能夠獲得更多的訂單,充分利用固定的閑置的人力。據美團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從美團外賣平臺上獲得收入的商戶數量已經超過360萬家。

        而一些附屬產業也就此發展起來,2018年前后,涌現出了許多外賣代運營公司,他們能夠幫助餐飲業主運營美團、餓了么線上店鋪;根據周圍商圈、競爭對手的情況,設計合適的菜單,包括菜品的的定價等等;提供專業的攝影師來做菜品拍攝等運營宣傳。

        就如當年淘寶的電商生意一樣,美團的外賣生意也形成了一個“外賣經濟體”,里面是數億用戶、騎手以及數百萬餐飲商家和相關創業公司。

        02

        “外賣經濟體”形成之后,讓市場健康、有序發展的責任擺在了美團面前,這也是美團轉向B端服務的機會,一個閉環有可能就此形成。

        在C端打開市場之后,美團一直在試探B端的趨勢。從2016年開始,美團就開始嘗試餐飲供應鏈業務。

        B端趨勢到來的時刻是2018年,2018年3月,美團正式任命前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陳旭東擔任美團點評集團高級副總裁,負責快驢事業部。

        到了2018年5月起,美團開始上海大肆地推,兩個月時間的交易額過2億元,到目前為止,訂貨已覆蓋21個省,38個城市。

        美團也在期待那個打通閉環的時刻。“2019年,應該說是美團外賣戰略重心發生變化的年份,之前我們更多在消費者這一側做事情,到了2019年我們會投入更多的重心在商家上,要幫助商家經營的更好,這是我們的戰略選擇”,在2019美團外賣產業大會上,美團高級副總裁、到家事業群總裁王莆中表示,美團在2019年將投入110億,深入產業,助力商家升級。

        在美團的計劃中,這些資金將主要用于4個大方向:******個是行業大營銷計劃;第二個是全面的數字化升級,“簡單的局部的改造已經不行了,我們希望從后廚開始,前廳、線上、線下全面做改造,讓大家能算得清楚賬,記住你每一個消費者,搞清楚每一個消費者偏好”,王莆中解釋說。第三是深入供應鏈服務;第四個是先鋒商戶獎勵政策。

        毫無疑問美團在這個上面有十足的野心——亞馬遜***開始在銷售云時也會給用戶試用一年。

        如果美團能夠深入企業業務,從競爭角度來說,是能夠真正筑起護城河的時刻。

        03

        從外賣發展C端到To B的服務,也符合整體經濟環境。當美國經過1990年代經濟飛速發展之后,效率成為所有企業發展的目標,也因此滋生出甲骨文、思科、VMVare這樣的企業服務公司,他們都是華爾街的寵兒。

        王莆中在2019美團外賣產業大會上也這樣說,外賣行業已經從“紅利驅動”轉向了“效率驅動”。

        RMS和快驢進貨作為美團to B業務的核心,在美團供給側數字化的進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前者對包括桌臺管理、菜單管理和庫存管理、收銀系統等進行數字化改造;后者則匯總了來自餐館的在線訂單、來自上游供應商的大宗采購,從而實現B端直接統購、統采,并負責將產品運送到商家。

        對于美團拿出110億扶持商戶,和合谷董事長趙申認為非常吸引人,“這是美團主動深入產業,考慮整個產業發展,來幫助我們商戶提升服務水平。從這方面看,美團是一家非常有責任、有擔當的企業。”

        和合谷是一家中式快餐,借鑒了肯德基和麥當勞的模式,從食材切丁、調料包生產到菜品制作,都有明確的技術指標,也自建了中央廚房。普華永道評價其為“中國***規范的餐飲企業之一”。

        中式快餐和合谷

        作為2014年***早接入美團外賣平臺的商家之一,在接入美團平臺之前,和合谷的外賣業務屬于堂食的附帶品。標準化的制作方式保證了食物質量的穩定,但因為主要是通過傳統的電話來訂餐,點單、取消訂單等操作十分麻煩,外賣效率極低。即便后來為了改善效率,和合谷成立了專門的外賣呼叫中心,一家店面的外賣訂單也才平均50單左右。

        而和合谷的痛點只是中國千萬家餐飲店鋪的一個代表,當時中國絕大多數餐館甚至還沒有完接入互聯網,根本談不上管理軟件的使用。

        接入美團外賣平臺后,據和合谷總經理趙京介紹,一家店面的外賣訂單量平均可以達到100單左右,單店******峰處理訂單能力能達到320+,相比此前的電話訂單方式效率呈幾何倍數增長。

        因為戰略調整,和合谷短暫退出過美團外賣一段時間。2016年和合谷被老牌資本弘毅旗下的餐飲投資平臺百??毓墒召徍?,核心戰略之一就是繼續做外賣。

        為了免受外賣平臺對線下餐廳的打擊,弘毅擴大了和合谷的線上運營團隊。2017年7月,再次入駐美團外賣5個月后,和合谷的外賣訂單量翻了一倍。但有一項指標居高不下——送餐延遲率達到6%。畢竟外賣是一項更注重效率的業務,投訴太多讓趙京很是發愁。

        隨著不斷融合,通過接入了RMS系統,一方面和合谷逐步停掉了原有的第三方配送服務,全面接入美團專送,另一方面,智能系統能對配送員的送餐路線做規劃,以保證***快的配送速度,目前和合谷的延遲率只有2‰。

        除此之外,美團結合自身的流量和數據,通過數據分析幫助和合谷優化菜單,推出了包含飯、飲料、小食在內的組合套餐;建議和合谷升級外賣包裝盒等,“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美團做外賣很專業,而我們做餐飲很專業,大家分工合作,優勢互補。”和合谷董事長趙申說。

        通過系列改造,在過去的2018年,和合谷線上化率達到50%,外賣交易用戶數增長27%,外賣交易額提升兩倍。不僅僅是美團自身的外賣行業,整個餐飲業都是低毛利行業,如果美團能夠把外賣做到******,幫助商戶把餐飲業務做到******,做到別人做不到,本身就是******的護城河。

        在全新的外賣生態下,建設比競爭更重要。無論是美團還是餓了么都已經意識到了商戶側的重要性,畢竟在外賣經濟體里,平臺和商戶是共生共榮的利益共同體,只有通過技術創新、大數據分析和精細化運營等方式提高餐飲商家效率,才能持續推進行業向前的發展。

        亚投彩票